社区

刀锋下的狂舞:三合会还是浙商的江湖?
发布时间:2021-10-13

  QQ登录给创业型网站带来新契机,11月15日,钱峰雷在社交平台发文表示,为支持香港警方尽早破案,拟在明天星岛日报等媒体刊登悬红公告。他表示,任何人士若能提供可靠信息,可获最高1千万港币奖赏或按比例之悬红奖金。

  根据香港大公报最新消息,目前此案交由湾仔警区反三合会行动组跟进,正调查兇徒伤人真正动机。

  因为不同的社团皆来自两粤(即两广的广西、广东)的珠江水系北江、东江、西江三条江的区域,故名“三合会”;

  “三合会”最早指的是清朝的洪门,而这个“洪门”呢,也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天地会。洪门创始人陈近南(没错就是《鹿鼎记》里那个陈近南)与清兵战死于惠州一带,接班人天祐洪英领导有方,人马很盛,号称“天时、地利、人和”,故曰“三合会”,也隐含了“人在天地会内”,天地人三才相合的意思。而三合会的英文名称“Triad”,是由香港根据其名称和旗帜命名的。

  虽然现在的三合会臭名昭著,各帮派行为包括收取保护费、贩卖毒品、洗钱、非法赌博、经营性产业等所谓黄赌毒的偏门行业,个别成员亦会进行偷窃、诈骗、绑票及恐吓勒索等犯罪行为。香港在1957年还专门成立了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记;英文:Organized Crime and Triad Bureau,缩写:OCTB),主要责任为调查及打击极为复杂及严重的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罪案。

  清朝末年,由于民间困苦,广东、广西等不同地区的三合会处于生存需要和自保,会通过现场保镖的方式收取保护费,例如广州街头的黄飞鸿,而也正因如此,很多中国武术派别都和当时的洪门组织有关(洪拳、南拳、蔡李佛拳等等)。

  辛亥革命充分利用了这些大社团的力量,这些社团也同意组成洪门组织。在辛亥革命的很多参与者都是三合会的成员,例如孙中山在美国致公堂任会内第一大红棍(高层职位,后文将提到),烈士秋瑾在日本担任三合会白纸扇(即红棍之下参谋)。

  二次大战日本侵华期间,国/民/党曾透过联系战区的帮派得到资讯,战后因与共/产/党政斗又要利用他们作政治工具。因此华南一带地方一向以特务而闻名,其中地下共/产/党员也为数不少。

  日军攻陷香港之前,香港的三合会分成两派:一派抵抗日军侵略,另一派则协助日本军在香港运作。

  1980年代至1990年代开始,我党的武装力量早已收编有国军背景的三合会,其余将领部下受到了不少感化而“归降”和“归顺”于最高军事领导。在1980年代,最高军事领导副主席直接将三合会组织新义安龙头向前的第十个儿子向华强收为义子,没错,就是那个拍了很多黑帮电影、老婆又爱惹事又爱疯狂美颜的向华强。

  现代三合会组织亦跟随时代的步伐演变,主要经济收入来源来自生产和销售盗版软件、CD、DVD及色情光碟(香港俗称“卖老翻”),同时也从事盗卖和走私军火、烟酒的活动。

  《无间道》中黑白难分,警匪互安内鬼的错综情节已成为荧屏上永恒的经典。而现实中,由于三合会势力渗透香港社会各阶层,他们的“业务范围”逐渐从苦力、帮工转为收取保护费、敲诈勒索甚至赌场和色情行业。早期香港警力不足且腐败成风,经常与三合会同流合污欺压普通民众,而民众只能忍受欺凌或者主动入会。20世纪70年代廉政公署成立后警察贪污得到遏制,黑社会也走向没落,黑帮成员纷纷“转行”。现今香港大约有57个三合会组织,大部分属于小型街头帮派,绝大部分已有名无实。

  三合会在本地发展的同时,也逐渐向美国、加拿大等华人大量聚集的地区扩散,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圈大多有香港黑势力的渗透,因此三合会也被称为全球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黑帮组织。 图为好莱坞电影《青龙复仇》剧照,讲述了1980年代纽约唐人街“青龙”帮的争斗故事。

  热血江湖,英雄如梦。从虚构的《古惑仔》大哥陈浩南,到《跛豪》中带有人物还原色彩的跛豪,再到亲自饰演《赌神》中龙五一角的老大向华强,黑帮电影中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大佬故事吸引着一批又一批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身份的“粉丝”。

  “龙五”向华强另一个身份更加为人熟知——香港娱乐圈大佬。他是著名黑帮“新义安”的老大,也是香港黑社会里的“殿堂级”存在。他投拍多部黑帮电影,大赚票房收入,其中就包括《赌神》和周星驰主演的《鹿鼎记》。黑道上地位尊贵的他无人敢惹,甚至连成龙都曾被他逼得下跪认错。图为1992年香港演艺人协会等相关电影组织发起“抗暴反黑大游行”,抗议电影界“涉黑”暴力事件。

  除了娱乐行业,建筑装修业、运输饮食业他们都乐于染指。三合会用聚敛的金钱收购合法企业以及投资各类生意,并竭力在合法或者法律边缘徘徊的行业中确立垄断权。随着法治发展、社会治安愈加良好,拦路抢劫、街头砍杀的暴力犯罪几乎没有市场,而黑社会的老大小弟也都厌倦了这种卖命不挣钱的低端勾当。但是黑帮永远不可能抛弃暴力,许多行业的垄断权都是依靠霸占场子、占地盘的暴力手段抢夺而来。而贩毒、走私、色情甚至买凶杀人依然是香港黑社会不会放弃的“传统业务”。